經文      研讀輔助工具  | 搜尋  | 選項  | 已標記  | 說明  | 繁體中文 
列印     下一頁 >
約瑟 · 斯密──​歷史​
摘錄​自​先知​約瑟 · 斯密​的​歷史​
教會​歷史​,​第​一​卷,​第​1–5章​
約瑟​‧​斯密​談到​他​的​家​系​、​家人,​以及​他們​早期​的​住所──​不尋常​的​宗教​騷動​遍及​紐約​州​西部──​他​決定​按​雅各​的​指示​尋求​智慧──​父​與​子​顯現,​約瑟​被​召喚​做​先知​的​事工。(第​1–20節)。
  1 由於​居心​邪惡​和​有​陰謀​的​人​散播​的​許多​有關​​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​的​​興起​和​發展​的​報導,​其​內容​都​出自​作者​的​陰謀,​意圖​不利於​教會​名譽​及​其​在​世界​上​的​發展──​促使​我​要​把​已​發生​的,​有關​我​和​教會​的​這段​歷史,​盡​我​所​知​寫出​來,​以​矯正​眾人​的​誤解,​並​讓​所有​探詢​真相​的​人​獲知​實情。
  2 在​這段​歷史​中,​我​將​在​真理​和​正義​中,​提出​有關​這​教會​的​各種​事件,​按照​其​發生​的​經過,​或​現有​的,​即​自​上述​教會​​成立​以來​第八年​〔一八三八〕​的​現況。
  3 ​​在​主​後​一千八百零五​年​十二月​二十三日,​出生於​佛蒙特​州​溫​沙​郡​的​夏隆​鎮。……​我​大約​十歲​的時候,​父親​​約瑟​‧​斯密​離開​佛蒙特​州,​遷往​紐約​州​安大略​郡​(即​今​的​韋恩​郡)​的​拋邁拉。​父親​到​拋邁拉​大約​四年​後,​舉家​搬到​同為​安大略​郡​的​曼徹斯特──
  4 他的​家裡​有​十一個​人,​即​我​父親​​約瑟​‧​斯密​、​我​​母親露西​‧​斯密​(她​婚前​姓​麥克,​是​所羅門​‧​麥克​的​女兒);​我​的​兄弟​有​​奧文​(逝​於​一八二三​年​十一月​十九​日,​時​年​二十六)、​海侖​、​我​自己​、​撒母耳​‧​哈里森​、​威廉​、​唐卡羅;​我​的​姊妹​有​撒弗尼​、​凱瑟琳​和​露西
  5 我們​搬到​曼徹斯特​後​第二年​的​某個​時期,​我們​居住​的​地方,​在​宗教​主題​上​發生了​不尋常​的​騷動。​首先​由​衛理公會​開始,​但是​很​快​就​遍及​該​地區​的​所有​教派。​的確,​整個​地區​似乎​都​受到影響,​大批​群眾​加入​各種​不同​的​宗教​派系,​在​人群​中​造成​不小​的​動盪​和​分歧,​有​人​喊,​看,​這邊!」​有​人​喊,「看,​那邊!」​有​的​為​衛理公會​的​信仰​力辯,​有​的​為​長老會,​有​的​為​浸信會
  6 雖然​信徒​在​歸信​時​對​他們​所​加入​的​這些​不同​的​信仰,​表現​出​極大​的​熱愛,​各​牧師​也​展現​了​極大​的​熱誠,​積極​地​激起​、​推進​這​一幕​非比​尋常​的​宗教​情緒,​以​使​每個人​都​信教,​如​他們​所​津津樂道​的,​讓​大家​各​信​其​教;​但是​當​信徒​開始​集結,​有​的​加入​這​一派,​有​的​加入​那​一派​後,​祭司​和​信徒​雙方​表面上​的​好感,​看起來​是​假​多於​真;​因為​接著​而​來​的,​就​是​一幕​極大​的​混亂​和​惡感──​祭司​與​祭司​鬥爭,​信徒​與​信徒​鬥爭;​所以​彼此​間​的​一切​好感,​如果​原先​有​的​話,​都​在​言語​的​​衝突​和​意見​的​爭論中​消失​殆盡。
  7 當時​我​還不​滿​十五​歲。​我​父親​的​家庭​改​信​了​長老會​的​信仰,​有​四個​家人​加入​該​教會,​即​我​母親​露西​、​我​哥哥​海侖​、​弟弟​撒母耳​‧​哈里森,​和​我​姊姊​撒弗尼
  8 在​此​大​騷動​期間,​我​的​腦海​陷入​了​認真​的​思考,​和​極大​的​不安;​但​雖然​我​感觸​很深​而且​時常​很​強烈,​在​情況​許可​下,​雖然​我​常去​參加​他們的​聚會,​但是​我​仍​使​我​自己​遠離​這些​教派。​過了​一段時間,​我​心裡​有點​偏向​衛理公會,​覺得​有點​想​加入​他們;​但是​各​教派​間​的​混亂​和​爭吵​如此​嚴重,​年少​的​我​不​諳​人情世故,​對於​誰是誰非,​不​可能​有​任何​定論。
  9 有時​我​內心​非常​激動,​那​喊叫​和​紛亂​是​如此​嚴重​且​沒有​間斷。​長老會​最​是​堅決​反對​浸信會​和​衛理公會,​盡​一切​論理​和​詭辯​之​能,​來​證明​他們的​錯誤,​或者,​至少​使​人​認為​他們​有錯。​另一方面,​浸信會​和​衛理公會​也​同樣​熱切​地​努力​確立​自己​的​教條,​並​證明​其他​一切​都​是​錯誤​的。
  10 在​這​場​言語​的​論戰​和​意見​的​紛亂​中,​我​常常​對​自己​說:​該​怎麼辦?​這些​教派​中​哪個​是​​對的?​或者,​他們​全都​錯了?​如果​他們​中​有​任何​一個​是​對的,​是​哪一個​呢?​我​要​怎麼​知道​呢?
  11 我​正​因​這些​宗教​派系​的​鬥爭​所​造成​的​極端​困難​而​苦惱​時,​有​一​天​我​讀到​雅各書​的​第一章​第​五​節,​那​經文​說:​你們​中間​若有​缺少​智慧​的,​應當​求​那​厚賜​與​眾人,​也​不​斥責​人​的​神;​主​就​必​賜給​他。
  12 從來沒有​一節​經文,​在​人​心​所​產生​的​力量,​能​比​這​節​經文​在​這時候​在​我​心中​所​產生​的​更大。​它​似乎​以​極大​的​力量​進入​我​心中​的​每一個​感覺。​我​一再​思考​這​節​經文,​知道​如果​有​人​需要​從​神​而​來​的​智慧,​那​就​是​我;​因為​我​不​知道​該​怎麼辦,​除非​我​能​獲得​比​我​當時​已​有​的​更多​的​智慧,​我​永遠​也​不會​知道;​因為​各​教派​的​宗教​教師​對​同​一​節​經文​的​​理解​差異​極大,​把​所有​訴諸​​聖經​解決​疑問​的​信心​都​摧毀​了。
  13 最後​我​得到了​結論:​我​一定​會​繼續​處在​黑暗​和​混亂​中,​要不然​我​就​必須​照​雅各​的​指示​做,​就​是,​去​求問​神。​我​最後​決定​去​​求問​神」,​斷定,​如果​祂​將​智慧​給與​缺少​智慧​的​人,​且​厚賜​又​不​斥責,​我​當​一​試。
  14 於是,​我​依照​這​去​求問​神​的​決心,​隱​入​樹林​中​作​此​嘗試。​那​是​一千八百二十​年​初春,​一個​美麗​明朗​的​早晨。​那​是​我​生平​第​一​次​作​這樣​的​嘗試,​因為​我​以前​遇見​任何​煩惱,​從未​嘗試​作出​聲​的​​祈禱
  15 我​隱​入​我​事先​打算​要​去​的​地方,​環顧​四​周,​認定​只​有​我​自己​後,​便​跪下​來​開始​向​神​獻上​我​心中​的​願望。​我​剛開始​這麼​做,​就​立刻​被​某種​力量​抓住,​那​力量​將​我​完全​制伏,​而且​對​我​有​驚人​的​勢力,​好像​綁住​了​我​的​舌頭,​使​我​不能​說話。​濃厚​的​黑暗​圍繞​著​我,​有​一陣子​我​似乎​覺得​自己​好像​註定​要​被​突然​毀滅。
  16 但是​我​用盡​全力​​呼求​神​把​我​從​這個​抓住​我​的​敵人​的​力量​中​救出​來,​就​在​我​快要​淪入​絕望​而​任​由​自己​被​毀滅​的​剎那──​不是​想像​中​的​毀滅,​而​是​來自​看不見​的​世界​中​某種​實際​的​東西​的​力量,​那​東西​擁有​那種​奇異​的​力量,​我​從來沒有​從​其他​東西​那裡​感受​過──​就​在​這​非常​可怕​的​剎那,​我​看見​一道​​光柱,​正在​我​頭上,​比​​太陽​的​光​還​亮,​緩緩​降下​來,​直到​落​在​我​身上。
  17 光柱​一​出現,​我​就​發現​自己​已​從​捆住​我​的​敵人​那裡​被​救出​來。​光​停​在​我​身上​時,​我​​看見​​兩位​人物,​站​在​我​上面​的​空中,​其​光輝​和​​榮耀​無法形容。​其中​一​位​對​我​說話,​叫著​我​的​名字,​指著​另​一​位​說──​這​是​我​的​​​​。​聽​祂​說!
  18 我​去​​求問​主​的​目的,​是​要​知道​所有​的​教派​中,​哪一個​是​對的,​好​讓​我​知道​該​加入​哪一個。​所以,​我​一​鎮定​到​能​說話​的時候,​就​求問​在​光​中​站​在​我​上面​的​人物,​所有​的​教派​中​哪一個​是​對的​(因為​這時​我​心中​從未​想到​所有​的​都​是​錯的)──​我​該​加入​哪一個。
  19 我​得​到​的​回答​是,​我​必​不可​加入​其中​任何​一個,​因為​他們​全​都​是​​錯的;​對​我​說話​的​那位​說,​他們​所有​的​教條​在​祂​看來​都​是​可憎​的;​那些​宣講​的​人​都​是​腐敗​的;​祂​說:「他們​​​嘴唇​接近​我,​​卻​遠離​我,​他們​以​​​的​誡命​作​教義​教​人,​有​​虔敬​的​外貌,​卻​否認​虔敬​的​能力。」
  20 祂​再次​禁止​我​加入​其中​任何​一個;​而且​祂​的確​告訴​我​許多​其他​的​事,​那些​事​我​現在​不能​寫出​來。​我​再度​恢復​時,​發現​自己​正​躺​在​地​上,​仰望​著​天空。​那​光​離開​時,​我​還沒有​力氣;​但是​不久​復原​了​一些​後,​就​回家​去。​我​靠著​壁爐​時,​母親​問​我​怎麼回事。​我​回答說,「別​擔心,​一切​都好──​我​很​好。」​然後​我​對​母親​說,「我​自己​已經​知道​長老會​不是​真​的​了。」​似乎​​敵人​在​我​生命​的​初期,​就​察覺​我​預定​要​成為​妨礙​和​干擾​他​國度​的​人,​不然​黑暗​的​勢力​怎麼​會​聯合​起來​對付​我​呢?​反對​和​迫害​怎麼​會​幾乎​在​我​幼年​時期,​就​開始​對付​我​呢?
有些​牧師​和​其他​宗教​的​宣講​者​排斥​第​一​次​異象​的​敘述──​迫害​堆積​在​約瑟​‧​斯密​身上──​他​見證​異象​之​真實性。(第​21–26節)
  21 我​獲得​這​​異象​以後,​過了​幾天,​偶然​與​一​位​在​前​述​的​宗教​騷動​中,​非常​活躍​的​衛理公會​的​牧師​在​一起;​在​與​他​談到​宗教​方面​的話​題​時,​我​藉​機​向​他​敘述​我​獲得​的​異象。​他​的​態度​令​我​非常​驚訝;​他​對​我​說的​話​不但​漠不關心,​還​非常​輕視,​說​那​完全​是​屬於​魔鬼​的,​現代​不會​有​​異象​和​​啟示​這種​事;​這種​事​全都​和​使徒​一起​終止​了,​永遠​不會​再​有​這種​事​了。
  22 然而,​不久​我​就​發現,​我​說了​這件​事,​已​引起​宗教​宣講​者​們​對​我​產生​極大​的​偏見,​並且​成了​大​​迫害​的​原因,​那​迫害​繼續​增加;​雖然​我​是​個​​默默無聞​的​男孩,​只不過​十四​、​五​歲,​我​的​生活​環境​也​使得​一個​男孩​在​這個​世界​上​無足輕重,​但是​許多​地位​很高​的​人​卻​會​注意​到​我​並​引起​眾人​的​心意​來​對付​我,​造成​劇烈​的​迫害;​而且​這種​情形​在​各​教派​都​一樣──​全都​聯合​起來​迫害​我。
  23 當時​這件​事​使​我​認真​的​思考,​從​那時​起​我​常​想,​那​真​是​一件​怪事,​一個​默默無聞​的​男孩,​十四​歲​多一點,​而且​註定​必須​每天​做工,​才能​勉強​維持​生活​的​男孩,​竟然​被認為​是​一​位​足夠​重要​的​人,​足以​吸引​當時​最​有​名望​的​教派​的​大人物們​注意,​並​使得​他們​心裡​產生​最​劇烈​的​迫害​和​辱罵​的​情緒。​但是​不論​奇怪​與否,​事實​就​是​這樣,​而且​那時​常​是​我​極其​悲傷​的​原因。
  24 可是,​我​看到​異象​仍然​是​個​事實。​從​那時​起​我​就​想,​我​覺得​很像​​保羅;​他​在​亞​基​帕​王​面前​為​自己​​辯護,​述說​他​在​異象​中​看見​光​、​聽到​聲音​的​經過;​但是​仍然​只​有​幾個​人​相信​他;​有​的​人​說​他​不誠實,​有​的​人​說​他​瘋了;​他​被​嘲笑​和​辱罵。​但是​這​一切​都​無法​破壞​他​的​異象​的​真實性。​他​看見​了​一個​異象,​他​知道​他​看見​了,​天​底下​所有​的​迫害​都​改變​不​了;​即使​他們​要​把​他​迫害​到​死,​他​還是​知道,​他​到​最後​一口氣​還是​知道,​他​不但​看見​光,​也​聽見​有​個​聲音​對​他​說話,​全​世界​都​無法​改變​他​的​想法​或​信念。
  25 我的​情形​也​是​這樣。​我​確實​看到​了​光,​並且​在​那​光​中​看到​兩位​​人物,​祂們​確實​對​我​說話;​雖然​我​因為​說​我​看到​異象​而​受人​憎恨​和​迫害,​但是​這​仍然​是​真​的;​他們​因為​我​這麼​說​而​迫害​我​、​辱罵​我​、​並​捏造​各樣​壞話​毀謗​我​時,​我​不禁​在​心裡​說:​為什麼​因為​我​說實話​而​迫害​我​呢?​我​確實​看到​了​異象;​我​是​誰,​我​怎能​違抗​神​呢?​或者,​為什麼​世人​想要​使​我​否認​我​實際​看見​的​呢?​因為​我​看見​了​異象;​我​知道,​我​知道​神​也​知道,​我​不能​​否認,​也​不敢​否認;​至少​我​知道​這麼​做​我​會​冒犯​神,​而且​會​被​定罪。
  26 至於​各​教派​方面​的​事,​我​心裡​已​毫無疑問──​我​不必​加入​他們​任何​一個,​只要​繼續​保持​現狀,​直到​有​進一步​的​指示。​我​已​得知​​雅各​的​見證​是​真​的──​缺少​智慧​的​人​去​求問​神,​就​會​得​到,​且​不會​受​斥責。
摩羅乃​向​約瑟​‧​斯密​顯現──​約瑟​的​名字​會​在​各國​中​有​好​名​或​惡名──​摩羅乃​告訴​他​摩爾門經​和​即將來臨​的​主​的​懲罰,​並​引述​了​許多​經文──​顯示​了​藏​金頁片​的​地方──​摩羅乃​繼續​指導​先知。(第​27–54節。)
  27 我​繼續​從事​生活​中​一般​的​工作,​直到​西元​一千八百二十三​年​九月​二十一​日。​這​整個​期間,​我​因為​繼續​認定​我​看到​了​異象,​所以​遭受​各​階層​的​人​嚴重​的​迫害,​有​宗教​界​的​也​有​非​宗教​界​的。
  28 從​我​獲得​異象​以後,​到​一千八百二十三​年​的​這段​期間──​由於​我​被​禁止​加入​當時的​任何​教派,​而且​年紀​又​輕,​又​受到​那些​原本​應是​我​的​朋友​並​善待​我​的​人​迫害;​他們​如果​認為​我​受到​迷惑,​就​應​努力​用​適當​而​親切​的​方式​來​糾正​我──​我​被​留​在​各種​​誘惑​中;​而且,​和​社會上​各種​人​來往,​時常​陷入​許多​愚笨​的​錯誤​中,​暴露​了​年輕人​的​弱點​和​人性​的​缺點;​說來​很遺憾,​那些​問題​把​我​引​至​在​神​眼中​會​冒犯​祂​的​各種​誘惑​中。​我​作​這樣​的​自白,​任何​人​都​不必​以為​我​犯了​任何​重大​的​或​惡性​的​罪。​我​的​本性​中​從來沒有​犯​那種​罪​的​傾向。​然而​我​是​有​輕率​的​罪,​有時候​和​愛​嬉鬧​的​夥伴​交往​等等,​不符合​像​我​這樣​​​神​召喚​的​人,​所​應該​保持​的​品格。​但是​這一點​對於​任何​一個​記得​我​少年​時代,​並​認識​我​天生​個性​開朗​的​人​看來,​不會​有​什麼​奇怪。
  29 這些​事情​使​我​常常​因為​自己​的​弱點​和​不​完全​而​自覺​有罪;​後來,​在​上述​九月​二十一​日​晚上,​我​到​床上​就寢​後,​我​就​向​全能​的​神​​祈禱​和​懇求,​求​祂​寬恕​我​一切​的​罪​和​愚昧,​並​向​我​顯示,​讓​我​知道​我​在​祂​面前​的​情況​和​地位;​因為​我​有​充分​的​信心​像​我​先前​那樣,​獲得​神聖​的​顯示。
  30 我​正​這樣​呼求​神​的時候,​發現​房​中​有​光​出現,​那​光​不斷​增強,​直到​房​中​比​正午​還​亮,​隨即​有​個​​人物​出現​在​我​床邊;​他​站​在​空中,​因為​他​的​腳​沒有​著地。
  31 他​穿著​一件​非常​​潔白​的​寬​袍。​那種​潔白​超過​我​在​世上​所見​過​的​任何​東西;​我​也​不​相信​世上​有​任何​東西​能​做得​這麼​潔白​而​耀眼。​他​的​雙手​露​在​外面,​手腕​上方​的​一​小​段​手臂​也​是​如此;​還有,​他​的​雙腳​也​露​在​外面,​腳踝​上方​的​一​小​段​也​是​如此。​他​的​頭​和​頸​也​露出​來。​我​可以​看出​他​除了​這件​袍子​以​外,​沒有​穿​別的​衣服,​因為​袍子​敞開,​我​可以​看到​他​的​胸膛。
  32 不僅​他​的​袍子​極度​潔白,​他​整個​人​的​​榮耀​也​無法形容,​他​的​面容​確​如​​閃電​一般。​房間​極度​明亮,​但​不像​緊​繞​他​本人​周圍​那樣​特別​的​亮。​剛​見到​他​時,​我​感到​​害怕;​但​這​害怕​很​快​就​消失​了。
  33 他​叫​我​的​​名字,​告訴​我​他​是​從​神​面前​派​到​我​這裡​來​的​使者,​名​叫​摩羅乃;​他​說,​神​有​一件​事工​要​我​去​做;​我​的​名字​必​在​各國​、​各族​、​各方​中​受好評​或​惡評,​或者​必​在​各民​中​受到​褒貶。
  34 他​說​有​一部​被​存放​起來​的​​,​是​寫在​​金頁片​上​的,​敘述​此​大陸​早期​居民​的​記事​和​他們的​來處。​他​還說,​救主​傳給​古代​居民​的​​圓滿​的​永久​福音​也​包含​在​裡面;
  35 還有,​有​兩顆​在​銀​框​中​的​石頭──​這​兩顆​石頭​與​一塊​​胸牌​相連,​構成​所謂​的​​烏陵​和​土明──​和​頁片​存放​在​一起;​擁有​和​使用​這些​石頭​的​人,​就​構成​了​古代​或​早期​所謂​的​​先見」;​神​準備​這​東西​的​目的,​就​是​為了​翻譯​這本​書。
  36 告訴​我​這些​事​以後,​他​開始​引述​​舊約​的​預言。​他​首先​引述​​瑪拉基書​第三​章​的​一​部分,​然後​又​引述​同​一​預言​的​第​四​章​或​最後​一​章,​不過​跟​我們​在​聖經​所​讀到​的​略有​不同。​他​引述​的​第​一​節​跟​我們​在​書​中​讀到​的​不同,​他​引述​如下:
  37 萬軍​之​主​說,​看​啊,​​日​臨近,​勢​如​​燒著​的​火爐,​凡​狂傲​的,​是​的,​和​凡​行惡​的,​要​如​​​稭​般​地​燃燒;​因為​那些​要​來​的​要​燒掉​他們,​根本​枝條​一無​存留。
  38 然後,​他​引述​第​五​節​如下:​看啊,​主​大​而​可畏​之​日​未到​以前,​我​要​藉​先知​​以來加​的​手,​向​你們​顯示​​聖職
  39 他​引述​的​下一​節​經文​也​有​不同:​而且​他​會​將​對​父親​所​作​的​​應許,​栽植​在​兒女​心中,​而​兒女​的​心​將​​轉向​父親。​如果​不​這樣,​全​地​必​在​祂​來臨​時​完全​荒廢。
  40 除了​這些​以​外,​他​也​引述​了​以賽亞書​第​十一​章,​說​那​快要​應驗​了。​他​也​引述​了​使徒行傳​第三​章​第二十二​和​二十三​節,​內容​和​我們​新約​裡​的​完全​一樣。​他​說​那​​先知​就​是​基督;​但是​那​「凡​不​聽從​祂​的​聲音​的,​必​從​人民​當中​​剪除」​的​日子​還沒有​到,​不過​就​快​到​了。
  41 他​也​引述​了​​約珥書​第二​章​的​第二十八​節​到​最後​一節。​他​也​說​這個​還沒有​應驗,​但是​快了。​他​更進一步​說,​外邦人​的​完滿​的​日子​快要​到​了。​他​引述​了​許多​其他​的​經​節,​也​提供​了​許多​我​不能​在這裡​說的​解釋。
  42 還有,​他​告訴​我,​我​取得​他​說的​那些​頁片​後──​因為​獲得​頁片​的​時間​還沒有​到──​我​不​可以​給​任何​人​看;​有​烏陵​和​土明​的​胸牌​也​不​可以;​只​能​給​那些​我​被​命令​給​他們​看​的​人​看;​我​如果​給​別人​看,​我​就​會​被​毀滅。​他​正​跟​我​談到​頁片​的時候,​異象​在​我​​腦海​中​打開,​使​我​能​看到​那​存放​頁片​的​地方,​而且​是​如此​清楚​而​明白,​所以​我​到​那裡​的時候,​就​認出​那​地方​了。
  43 這​番​談話​以後,​我​看到​房間​裡​的​光​開始​向​緊​繞​那​跟​我​說話​的​人​周圍​聚攏,​那​情形​繼續​著,​直到​除了​他​周圍​外​整個​房間​再​暗​下來;​這時,​我​隨即​看到,​好像​有​一條​管道​通往​天上​那樣,​然後​他​往上​升,​直到​他​完全​消失,​而​房間​就​回復​到​這天​上​的​光​出現​以前​的樣子。
  44 我​躺著​默想​這​一幕​奇異​的​景象,​對於​這位​特別​的​使者​告訴​我​的​事​感到​非常​驚訝;​我​正在​​沉思​的時候,​突然​發現​我​的​房間​又​開始​亮​了​起來,​好像​一瞬間,​那​同​一​位​天上​的​使者​又​在​我​的​床邊。
  45 他​開始​說話,​將​他​第​一​次​來訪​時​說的​事​絲毫​不差​地​重述​一​遍;​完畢​後,​他​告訴​我​即將​來到​地​上​的​大​懲罰,​伴隨​著​因​飢荒​、​刀劍​和​瘟疫​所​造成​的​大荒蕪;​而​這些​慘痛​的​懲罰​會​在​這​一​代​來到​地​上。​講完​這些​事後,​他​又​像​先前​那樣​升​上​去。
  46 此時,​在​我​腦海​的​印象​如此​深刻,​使​我​睡意​全​消,​我​躺​在​那兒,​對​剛才​所​看到​和​聽到​的​感到​驚訝。​但是​更​叫​我​驚訝​的​是,​我​又​看見​同​一​位​使者​在​我​床邊,​並​聽到​他​又​將​先前​告訴​我​的​同樣​的​事​向​我​重述​或​重覆​一​遍;​然後​加上​給​我​的​警告,​告訴​我​​撒但​會​設法​​誘惑​我​拿​那些​頁片​來​致富​(因為​我​父親​家​貧窮​的​環境)。​他​禁止​我​這樣​做,​說​我​除了​榮耀​神​之外,​絕對​不​可以​有​其他​目的​去​取​得​頁片,​而且​除了​建立​祂​的​國度​外,​絕對​不​可以​受​其他​任何​​動機​的​影響;​否則​我​就​無法​得​到​頁片。
  47 這​第​三​次​來訪​後,​他​又​像​先前​那樣​升​上​天​去,​而​我​則​再度​沉思​剛才​所​經歷​之​事​的​奇異;​幾乎​就​在​那位​天上​的​使者​第​三​次​從​我​這裡​升​上​去​之後,​雞​就​叫​了,​我​發覺​天​就​快​亮​了,​所以​我們​的​會談​一定​佔去​了​整個​晚上。
  48 不久​之後,​我​就​起床,​而且,​照常​去​做​我​白天​必須​做​的​工作;​但是​我​正要​像​往常​那樣​工作​時,​發覺​自己​體力​已​衰竭​到​完全​不能​工作。​我​父親​與​我​一起​工作,​發現​我​有些​不對勁,​就​叫​我​回家。​我​動身​打算​走​回家​去;​但是​我​正要​越過​圍欄,​離開​我們​所​在​的​那塊​田地​時,​我​體力​完全​不支​、​無助​地​倒​在​地​上,​有​一陣子​不省人事。
  49 我​能​記得​的​第​一​件​事​是,​有​個​聲音​對​我​說話,​叫​我​的​名字。​我​往上​看,​看見​了​那​同​一​位​使者,​站​在​我​頭​的​上方,​像​以前​那樣​被​光​圍繞​著。​然後​他​又​將​前​一天​晚上​他​告訴​我​的​所有​事情​向​我​重述​一​遍,​並且​命令​我​去​我​​父親​那裡,​將​我​獲得​的​異象​和​誡命​告訴​他。 
  50 我​服從​了,​回到​田裡​我​父親​那裡,​將​整個​事情​復述​給​他​聽。​他​回答​我​說,​那​是​屬​神​的,​並且​告訴​我​去​照​使者​的​命令​做。​我​離開​了​田地,​到​使者​告訴​我​的​存放​頁片​的​地方​去;​由於​我​獲得​的​有關​那​事​的​異象​非常​清楚,​我​一​到​那裡​就​認出​那個​地方。
  51 紐約​州​安大略​郡,​曼徹斯特​村​的​附近,​聳立​著​一座​相當大​的​​山丘,​比鄰​近​的​山丘​都​高。​這​山丘​的​西面,​離​山頂​不遠​處,​在​一塊​相當大​的​石頭​下,​有​一個​石​箱,​頁片​就​存放​在​箱子​裡。​這​石頭​上面​的​中央​厚​而且​圓,​向​邊緣​漸​薄,​所以​石頭​的​中央​部分​露出​地面,​而​整個​邊緣​都​埋​在​土​裡。
  52 除去​泥土​後,​我​找來​一​根​槓桿,​我​將​槓桿​固定​在​石頭​邊緣​底下,​稍​一​用力​就​把​石頭​撬​了​起來。​我​往​裡面​看,​果然​看到​了​使者​說的​​頁片​、​烏陵​和​土明,​和​​胸牌。​放​這些​東西​的​箱子​是​用​一種​像​水泥​的​東西​將​石頭​砌​在​一起​做​成​的。​在​箱底​交叉​放著​兩塊​石頭,​頁片​和​其他​東西,​就​放​在​這些​石頭​上。
  53 我​想要​把​這些​東西​拿出來​時,​使者​阻止​了​我,​並​再度​告訴​我​說,​拿出​這些​東西​的時候​還沒​到,​從​那時​起​還要​四年​才​會​到;​但是​他​告訴​我,​從​那時​起​剛好​一年​的時候,​我​必須​到​那個​地方​去,​他​會​在那裡​與​我​會面,​而且​我​必須​繼續​這樣​做,​直到​獲得​頁片​的時候​來到。
  54 於是,​我​就​按照​命令,​在​每​滿​一年​的時候​前往,​每次​我​都​發現​同​一​位​使者​在那裡,​而且​在​我們​每次​的​會談​中,​都​從​他​那裡​得​到​指示​和​訊息,​有關​主​將​要​做​的​事,​和​在​末世​時代,​祂​的​​國度​要​如何​和​用​何種​方式​來​管理。
約瑟​‧​斯密​娶​愛瑪​‧​海爾──​他​從​摩羅乃​那裡​獲得​金頁片,​並​翻譯​了​部分​文字──​馬丁​‧​哈里斯​把​那些​文字​和​譯文​拿給​安東​教授​看,​他​說:「我​不能​讀​封住​的​書。」(第​55–65節。)
  55 由於​我​父親​的​生活​環境​非常​拮据,​我們​必須​靠​雙手​勞動,​只要​有​機會​就​受雇​做​日​工​或​別的。​我們​有時候​在​本地,​有時候​在​外地;​靠​不斷​的​工作​才能​得​到​安適​的​生活​所​需。
  56 一八二三​年​我​大哥​​奧文​去世,​父親​家裡​遭逢​極大​的​苦難。​一八二五​年​十月,​我​受雇​於​一​位​住​在​紐約​州​齊南哥​郡,​名​為​約西亞​‧​史達爾​的​老​紳士。​他​聽說​西班牙​人​曾​在​賓夕法尼亞​州​蘇​克​含​納​郡​哈茂耐​開​銀礦​的​事;​而且,​他​在​雇用​我​之前​就​曾​去​挖​過,​以​便​找到​那​礦。​我​搬去​跟​他​住​以後,​他​就​帶著​我​和​他​其他​的​人手​去​挖​那​銀礦,​我​在那裡​繼續​工作​了​將近​一個​月,​我們​的​工作​沒有​成功,​最後​我​勸服​了​這位​老​先生​停止​挖掘。​流傳​甚廣​的​有關​我​是​挖​金​者​的​傳說,​即​由此​而​起。
  57 在​這段​受雇​時期,​我​被​安排​跟​當地​的​以撒​‧​海爾​先生​住​在​一起;​在那裡​我​初次​看見​了​我​的​妻子​(他​的​女兒)​愛瑪​‧​海爾。​我們​在​一八二七​年​一月​十八​日​結婚,​當時​我​還​受雇​為​史達爾​先生​工作。
  58 由於​我​繼續​堅稱​我​曾​看到​異象,​所以​​迫害​仍然​跟著​我,​我​岳父​的​家庭​非常​反對​我們​的​婚事。​因此,​我​必須​帶著​她​到​別的​地方​去;​所以​我們​到​紐約​州​齊南哥​郡​南賓貝志,​史奎爾​‧​塔比​家裡​結婚。​我們​結婚​後,​隨即​離開​史達爾​先生,​到​我​父親​家,​在​該季​跟​他​一起​耕種。
  59 取得​頁片​、​烏陵​和​土明​、​和​胸牌​的​時刻​終於​來到。​一千八百二十七​年​九月​二十二日,​我​照常​在​又​滿​一年​的時候​前往​存放​那些​東西​的​地方,​同​一​位​天上​的​使者​將​那些​東西​交給​我,​附上​以下​的​命令:​我​必須​為​那些​東西​負責;​如果​我​因為​粗心​或​因為​任何​​疏忽​而​丟了​那些​東西,​我​必​遭​剪除;​但是​如果​我​盡​一切​努力​​保全​那些​東西,​直到​他,​那位​使者​來​索回​的時候,​那些​東西​必​受​保護。
  60 我​不久​就​明白​為何​我​會​接受​如此​嚴格​的​命令,​要​保障​那些​東西​的​安全,​和​為何​使者​說​當​我​完成​要​由​我​親手​做​的​事​時,​他​會​來​索回​那些​東西。​因為​旁人​一旦​知道​我​擁有​那些​東西,​就​無所不用其極​地​想​從​我​這裡​拿走。​他們​為了​達到​那個​目的,​每一種​想​得​出來​的​計謀​都​用​上​了。​迫害​變本加厲,​眾人​都​一直​注意著,​想​儘可能​從​我​這裡​拿走​那些​東西。​但是​藉著​神​的​智慧,​那些​東西​安然​留​在​我​手​中,​直到​我​用​那些​東西​完成​要​由​我​親手​做​的​事。​當​使者​按照​安排​來​索回​那些​東西​時,​我​就​將​那些​東西​交給​他;​由​他​保管,​直到​今日,​即​一千八百三十八​年​五月​二日。
  61 但是​騷動​仍然​繼續,​層出不窮​的​謠言​一直​被​用​來​散播​有關​我​父親​的​家庭​和​我​自己​的​不實​報導。​如果​我​把​其中​千分之一​說出​來,​就​可以​寫成​好幾​本書。​然而​迫害​變得​非常​難以忍受,​所以​我​必須​離開​曼徹斯特,​帶著​妻子​到​賓夕法尼亞​州​的​蘇​克​含​納​郡​去。​我們​準備​啟程​時──​當時​很窮,​對​我們​的​迫害​又​這麼​嚴重,​所以​我們​不​可能​改變​現況──​在​我們​的​苦難​中,​我們​發現​有​個人​是​我們​的​紳士​朋友,​他​的​名字​是​​馬丁​‧​哈里斯,​他​來​看​我們,​給​了​我​五十​塊​錢,​協助​我們​的​旅程。​哈里斯​先生​是​紐約​州​韋恩​郡​拋邁拉​鎮​的​居民,​是​受人​尊敬​的​農人。
  62 有了​這​適時​的​援助,​我​就​能​到達​在​賓夕法尼亞​州​的​目的地;​我​到​了​那裡​後,​立刻​就​開始​抄寫​頁片​上​的​文字。​我​抄​了​相當​數量​後,​就​藉​​烏陵​和​土明​翻譯​了​一些,​那​是​我​在​十二月​到​我​岳父​家,​到​次年​二月​間​所​做​的​事。
  63 就​在​這​二月​的​某一​天,​前面​提到​的​馬丁​‧​哈里斯​先生​來到​我們​住​的​地方,​拿​了​我​從​頁片​上​抄錄​下來​的​文字,​啟程​往​紐約​市​去。​至於​他​和​那些​文字​所​發生​的​事,​我​按照​他​回來​後​對​我​說的,​引述​他​自己​敘述​的​事情​經過​如下:
  64 「我​到​紐約​市​去,​將​那些​文字​的​原文​和​其​譯文,​拿給​在​文學​造詣​著名​的​紳士,​查理​‧​安東​教授​看。​安東​教授​說,​譯文​是​正確​的,​比​他​從前​看過​的​任何​譯自​埃及​文​的​譯文​都​正確。​然後​我​將​那些​還沒有​翻譯​的​拿給​他​看,​他​說​那些​是​埃及​文​、​迦勒底​文​、​亞述​文,​和​阿拉伯​文;​然後​他​說,​那些​都​是​真​的​文字。​他​寫了​一張​證明書​給​我,​向​拋邁拉​的​居民​證明​那些​都​是​真​的​文字,​而且​從​那些​文字​翻譯​過來​的​譯文​也​是​正確​的。​我​收下​證明書​放​在​衣袋​裡,​正要​離開​他​家​時,​安東​先生​叫​我​回去,​問​我​那​年輕人​是​怎麼​在​他​找到​金頁片​的​地方​發現​金頁片​的。​我​回答說,​是​神​的​天使​向​他​顯示​的。
  65 「然後​他​對​我​說,『​讓​我​看看​那​證明書。』​於是​我​就​從​口袋​裡​拿出​證明書​交給​他,​他​拿到​後,​便​把​它​撕成​碎片,​說​現在​沒有​​天使​施助​這種​事,​如果​我​把​頁片​帶去​給​他,​他​願意​翻譯。​我​告訴​他,​有​一​部分​頁片​是​​封住​的,​而且​我​被​禁止​將​頁片​帶出來。​他​回答說:『​我​不能​讀​封住​的​書。』​我​離開​他​後,​去​找​米契爾​博士;​他​認同​安東​教授​對​那些​文字​和​譯文​的​說法。」

• • • • •

奧利佛​‧​考德里​擔任​翻譯​摩爾門經​的​抄寫員──​約瑟​和​奧利佛​從​施洗​約翰​那裡​獲得​亞倫​聖職──​他們​受洗​、​被​按立,​並​獲得​預言​之​靈。(第​66–75節。)
  66 一八二九​年​四月​五日,​奧利佛​‧​考德里​來到​我​家,​以前​我​從來沒有​見過​他。​他​對​我​說,​因為​他​在​我​父親​住​的​地方​附近​的​學校​教書,​我​父親​是​送​學生​去​學校​的​人​之一,​他​就​住​在​我​父親​家​一陣子,​在那裡​聽​我​家​人​談起​我​獲得​頁片​的​經過,​所以​就​來​問​我。
  67 考德里​先生​來​了​兩天​後​(四月​七日),​我​開始​翻譯​摩爾門經,​他​就​開始​為​我​抄寫。

• • • • •

  68 次月​(一八二九​年​五月),​我們​仍然​繼續​翻譯​的​工作,​有​一​天​我們​進​樹林​去​禱告,​求問​主​有關​為​​​的​赦免​的​​洗禮,​那​是​我們​在​頁片​的​譯文​中​發現​提到​過​的。​就​在​我們​專注​地​向​主​祈禱​、​呼求​時,​有​位​天上​來​的​​使者​在​光明​的​​雲彩​中​降臨,​將​​雙手​放​在​我們​頭上,​按立​我們,​說:
  69 我的​同工​僕人們,​奉​彌賽亞​的​名,​我​將​​亞倫​聖職​授予​你們。​這​聖職​持有​天使​的​施助​、​悔改​的​福音,​和​為​罪​的​赦免​的​浸沒​洗禮​的​權鑰;​這​聖職​絕不​再​從​地​上​取走,​直到​​利未​的​兒子​再​在​正義​中​向​主​獻祭。
  70 他​說​這​亞倫​聖職​沒有​按手​賜予​​聖靈​恩賜​的​能力,​但是​這​能力​以後​會​授予​我們;​他​命令​我們​去​受洗,​並​給​我們​指示,​要​我​為​奧利佛​‧​考德里​施洗,​然後​他​要​為​我​施洗。
  71 於是​我們​去​受洗。​我​先​為​他施​洗,​然後​他​為​我​施洗──​之後​我​按手​在​他​頭上,​按立​他​亞倫​聖職,​然後​他​按手​在​我​頭上,​按立​我​同樣​的​聖職──​因為​我們​被​命令​這麼​做。*
  72 在​這​場合​造訪​我們​並​把​這​聖職​授予​我們​的​使者​說,​他​名​叫​約翰,​就​是​新約​中​所​說的​​施洗約翰,​他​在​持有​​麥基洗德​聖職​​權鑰​的​​彼得​、​雅各​、​約翰​的​指示​下​行事,​他​說,​那​聖職​會​在​適當​的時候​授予​我們,​我​將​被​召喚​為​本​教會​的​第​一​​長老,​而​他​(奧利佛​‧​考德里)​為​第二​長老。​我們​在​這位​使者​的​手下​按立​和​受洗,​是​一八二九​年​五月​十五日。
  73 我們​受洗,​從​水裡​起來​後,​立刻​體驗​到​從​我們​天父​而​來​的​偉大​而​榮耀​的​祝福。​我​一​為​奧利佛​‧​考德里​施洗​後,​聖靈​就​降​在​他​身上,​他​站起來​就​​預言​了​許多​快要​發生​的​事。​然後,​他​一​為​我​施洗​後,​我​也​有​了​預言​之​靈,​我​一​站起來,​就​預言​了​有關​本​教會​興起​的​事​、​其他​與​本​教會​有關​的​許多​事情,​和​人類​兒女​這​一​代​的​事。​我們​為​聖靈​所​充滿,​因​我們​救恩​之​神​而​快樂。
  74 如今​我們​的​心智​受了​啟發,​而​開始​​了解​許多​經文,​其中​較​奧祕​的​章節​的​​真諦​和​本意,​也​以​一種​我們​過去​從來​無法​達到​的​方式​向​我們​顯示,​也​是​我們​從未​想到​過​的。​同時,​由於​迫害​之​靈​已​在​鄰近​地區​顯明,​迫使​我們​將​我們​獲得​聖職​和​受洗​的​經過​保密。
  75 我們​時常​受到​威脅​會​遭​暴民​攻擊,​而​這種​威脅​也​有​來自​宗教​宣講​者​的。​他們​攻擊​我們​的​意圖,​因​我​岳父​家​的​影響力​(出自​神​的​護佑)​才​得以​消除;​我​岳父​家​變得​對​我​非常​友善,​他們​反對​暴民,​並且​願​讓​我​繼續​翻譯​的​工作,​不​被​打斷,​所以​只要​他們​能力​所​及,​他們​都​提供​並​答應​給​我們​保護,​使​我們​不受​任何​非法​手段​的​干擾。